姑娘,我有“生男秘籍”,你要不要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无痛人流

信了,你就输了!

作者 | 杨阳
来源 | 杨阳羊医生



你也许只知道羊医生是个
德国海归生殖男科医生
但其实在我身上
隐藏着一个惊天秘密......

7岁那年的某一天,我正在家附近的小溪边玩捞鱼的蠢游戏。忽然,一位衣衫褴褛的老者出现在我面前。

将我上下打量一番之后,他拿出一把金斧头,对我说:『少年,这是你掉的吗?』

我说不是的,您能不能让一让,挡着我捞鱼了。

然后他又拿出一把银斧头。

我说这也不是我的,你这人怎么这么烦,还让不让人好好捞鱼了。

这时,老者仰天大笑三声,抚髯说道:『少年,我看你骨骼清奇,视金钱如粪土,以后必将对人类的繁衍大计有所贡献。我这里有一本上古女娲造人时留下的生育秘籍,包生男孩,就赠与你吧……』

说完,他便化作一缕青烟,消失在我眼前。

今天,为了拯救天下无数想生男孩而不得的家庭,羊医生不惜触犯天条,将这一秘籍公之于众,惟愿造福天下苍生!

只要998!只要998!生男孩秘籍拿回家!无效全额退款!

还等什么!只卖一天!

好了我编不下去了。

这个故事的目的其实是告诉大家:

世界上最稳赚不赔的买卖就是销售『生男生女秘方』,即便承诺无效退款也稳赚。

因为它的收益率恒定且高达50%——废话,生男生女可不就是一半一半的概率嘛。

你还别不信,随便一搜,某宝上这样的宝贝就是一大把,而且卖得都比羊医生的秘籍贵得多。

怎么样,羊医生是不是业界良心?

1
那些没用的『秘籍』们

当然,古往今来,人们对于性别选择的热衷从来没有停止过。古代是因为重男轻女和家里有皇位要继承,现在则除了依然存在的重男轻女之外,还多了养育经济成本方面的考虑。

有需求就会有市场,各种『秘籍』、『宝典』以及打着科学名号的各种产品自然也就应运而生了。但除了交智商税以外,这些东西其实都没什么用。我们就来分别剖析一下:

1. 清宫图

一开始听说清宫图的时候,我还以为是『春宫图』,心想敢情还有这种功能?后来才发现是这样一张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的玩意(吓得我抱起了我的老花镜)

某度百科上关于这个图是这样介绍的:

这段话看完,羊医生的牙就已经笑掉了。且不说这是中国科学家被黑得最惨的一次,往前推700年是元朝而不是清朝,而且蒙古人是不建陵墓的(你啥时候听说过有元朝皇陵这种东西?)。所以,时间地点人物都错,彻底不靠谱。

造谣也得先学点历史再来呀,PS赔我的牙

2. 美国的Shettles方法

这位的来头可就比古代谣言厉害多了。美国学者Landrum Shettles在1971年出版了一本专著,书名简单直接,堪称标题党鼻祖:《How to Choose the Sex of Your Baby》。运用书中的方法,号称可以将想生男就生男、想生女就生女的概率提高到75%-90%。此书一出,在欧美广为流传,自出版至今已经卖出去了一百五十多万本,说明性别选择这事儿全球人民都一样热衷。就是下面这本封面贼丑的书:

Landrum Shettles其人可不是什么民科和骗子之流,他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正经生物学博士,甚至差点成为试管婴儿之父。有关他的故事以后再讲,我们先来看看他在书中提出的两点理论:

理论一、Y精子的头比X精子的头要小,因此游得更快
理论二、Y精子比X精子更脆弱,酸性环境对Y精子有害

根据这两点理论,他认为:

性生活时机方面:要想生男孩,就要尽量在靠近排卵之时进行性生活,好让游得快的Y精子可以先与卵子结合;而如果想生女孩,则在排卵之前3天左右进行性生活就行;

性交体位方面:阴茎插入较浅时射精容易怀女孩,因为阴道前段较酸,对Y精子不利;而插入较深时射精容易怀男孩,因为阴道后段和宫颈口没那么酸,Y精子可以更快地游进去。

但真的是这样吗?又或者,这样真的管用吗?

反正后来的研究者们都不这么认为。

1988年,计算机辅助精液分析技术(也就是现在常用于精液分析的技术)诞生,人们得以对精子的运动速率进行量化评估,但并没有发现Y精子游得更快。而且,人们也没有发现X精子和Y精子在形态上存在任何区别,也就是说,不存在Y精子比X精子小这种事。

1995年的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上发表了美国国家环境健康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,结果发现,几乎所有的自然妊娠都发生在排卵日及之前的六天里(这也是羊医生此前提到的『受孕时间窗』的出处),而且最关键的是,性生活的时机对胎儿的性别没有影响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Shettles的这套理论并不能提高性别选择的概率。

所以,某宝上卖的、根据此理论开发的『阴道酸胶』也就没用了——完了感觉要被淘宝卖家追杀

至于那些祖传秘方、老中医之类的,我都懒得去吐槽,各位记得别交智商税就行,有钱还不如打赏羊医生。

2
潜移默化中的被迫改变

我们无法通过这些低科技含量的手段解决个人后代的性别选择问题,但人类整体的性别选择却在潜移默化中被人类自己的行为改变着。

这就比较令人担忧了。

2007年,一项来自巴西圣保罗的研究发现,生活在空气污染较严重地区的人群后代男女比例呈下降趋势(即男少女多),且污染越严重,下降越明显;

无独有偶,2017年波兰的一项研究也发现,在PM10和PM2.5污染物水平较高的地区,男性精液中的Y精子和X精子比例也呈下降趋势(即Y精子少于X精子),从而可能对后代的性别比例造成影响。

所以,可能潜移默化中的男孩杀手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人类自己造成的污染。

3
唯一靠谱的技术

令人感到欣慰的是,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了靠谱的性别选择技术,该技术也是目前唯一可以几乎100%提前确定胎儿性别的技术。这就是胚胎植入前诊断(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, PGD),也就是俗称的『第三代试管婴儿』。

简单说来,就是通过体外授精+胚胎培养,获得8细胞胚或囊胚之后,取一个细胞,进行基因测序,从而鉴定这枚胚胎的性别,以及是否存在遗传病等。

当然,在我国性别选择是被严格限制的。就连怀上了做B超的时候也不允许医生透露胎儿的性别,所以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让你通过三代试管选择性别呢?

除非这对夫妻患有某种遗传病,只能生男孩/女孩,否则后代就一定会发病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才允许进行性别选择。

其他情况均严格禁止。

4
性别真的那么重要吗?

其实说来说去,性别选择的动机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审视的。正如羊医生在此前的文章中提到的,即便在今天,我国的一些地方仍然存在较为严重的『重男轻女』现象。

而在我们医院的产科病房,也经常会出现一些怀孕过六七次却仍是第一次生孩子的女性(为啥?怀上了发现是女孩就打掉接着怀呗)。而地下的『黑B超』、『人流黑诊所』等也依然屡禁不止。

我们不禁要问一句:真的那么重要吗?

除了无端浪费金钱、损害女性健康和践踏胎儿权利以外,就算生了男孩,在可以预见的百般溺爱之下,又会培养出怎样的巨婴呢?

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已经表明,截至2014年底,我国男性人口70079万人,比女性多3376万。8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136:100,7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则高达206:100,男女比例严重失衡。

就没必要再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三千万光棍之一了吧?

就算家里真有王位要继承,也是可以传给女儿的嘛。不信,你看楼下这两位:

羊医生祝你好孕,助你好孕。

别再执迷于性别选择啦~

参考文献:

1. Wilcox, A.J., C.R. Weinberg, and D.D. Baird, Timing of sexual intercourse in relation to ovulation. Effects on the probability of conception, survival of the pregnancy, and sex of the baby. N Engl J Med, 1995. 333(23): p. 1517-21.
2. Hossain, A.M., S. Barik, and P.M. Kulkarni, Lack of significant morphological differences between human X and Y spermatozoa and their precursor cells (spermatids) exposed to different prehybridization treatments. J Androl, 2001. 22(1): p. 119-23.
3. Lichtenfels, A.J., et al., Increased levels of air pollution and a decrease in the human and mouse male-to-female ratio in Sao Paulo, Brazil. Fertil Steril, 2007. 87(1): p. 230-2.
4. Radwan, M., et al., Air Pollution and Human Sperm Sex Ratio. Am J Mens Health, 2018: p. 1557988317752608.
5. Shettles, Landrum B.; David M. Rorvik (2006-10-10). How to Choose the Sex of Your Baby: Fully revised and updated (Rev Upd ed.). Broadway. ISBN 0-7679-2610-2.

杨阳
医学博士、哲学博士,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生殖医学中心、男性科医师,同济大学讲师。擅长男性不育症、勃起功能障碍、早泄及慢性前列腺炎的诊治。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医学院,硕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男科,博士毕业于德国吉森大学分子男科学专业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